且笑相思

不务正业

存脑洞

        她不是个美人,起码目前不是,她也没有成为一个美人的意愿。她还留着那对有着暗红纹的犄角 还有脸上的鳞片和灰斑;她可以称上丑陋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他并不在乎;他熟悉这副面孔,他已经习惯了。他可以一直注视着她,一直。他很乐意这么做,仿佛可以从中窥得旁人无法触及的美丽。
他当然知道那些美丽,在她熔银般的长发里,深蓝的眼瞳中,纤细青白的手指间。他很爱她,不是因她的美貌,也不是因她的丑陋残缺。他爱那个独一无二的,燃烧着火焰的灵魂。她尊重他,保护他,呼唤他,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。他一开始就爱她,尽管当时他没有这个权力。她让他感到温暖而安定。

评论